捕捞技术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捕捞技术 >

万隆父子“交班”遭遇非洲猪瘟危机,哪场仗最难打?


编辑: 时间:2018-10-04

8月17日,双汇发展(000895.SZ)的控股股东万洲国际(00288.HK)发布澄清公告表示,此前发生的郑州双汇猪瘟疫事件对该集团供应猪肉及相关产品方面并不会造成任何干扰,董事会认为暂时关闭郑州屠宰厂对于本集团的营运及财务状况不会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而此时,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的主要掌舵者万隆,正忙于权杖交接。其次子、长子短期内先后进入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核心决策层,格外引人注目。
  业内人士指出,突然爆发的非洲猪瘟疫或许只是个小插曲,万氏父子如何顺利交接权仗或许才是他们真正要打的硬仗。危机事件也更像是“少帅们”能力的“验金石”,正如万隆在2011年遭遇的“双汇瘦肉精”事件。
  一、市值再度蒸发
  8月16日下午,一则由河南郑州市政府发出的关于郑州双汇屠宰厂的《疫区封锁令》在网络上流传。双汇发展股价当日急剧下跌,收盘时股票跌停,一日之内,双汇发展市值从821.59亿元跌至739.43亿元,蒸发82亿元。
  蓝鲸产经记者致电双汇相关负责人,对方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电话。
  随后,双汇发展发布公告称,当日晚8时郑州双汇屠宰厂才接到政府《疫区封锁令》,郑州双汇屠宰厂被划定为疫点并实施封锁,封锁时间为6周,即到9月26日晚截止。
  据了解,16日晚,双汇发展位于郑州的子公司紧急成立专门机构处理此事,这批生猪及圈内待宰的其它生猪共计1362头被全部扑杀并进行无害化处理,郑州双汇屠宰厂暂停生产,同时对厂区内出入人员、车辆、圈舍及有关物品进行彻底消毒。
  经过一夜处理,双汇发展17日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其他下属公司未发现疫情,郑州双汇屠宰厂所服务的相关市场由双汇发展其他下属子公司服务,不影响市场供应。
  双汇发展在说明会中回应,公司认为网传封锁令“较为蹊跷”。该公司称,16日下午,上海一研究机构在与双汇湖南大区经理开电话会,散布不实之词,公司将对机构的动机继续调查、澄清。
  而此前的8月1日,沈阳市某养殖户爆发了一起生猪非洲猪瘟疫情,该养殖场存栏383头,发病47头,死亡47头。3日,专家确诊为非洲猪瘟疫情,随后,农业农村部官网就正式发布了非洲猪瘟Ⅱ级疫情预警。紧接着就出传出郑州双汇屠宰厂被封锁的消息。
  双汇于8月16日向外界作出回应,“政府那边有什么样的政策,我们完全配合进行。”同时表示,猪瘟生猪并没有被制作成肉制品,已入市的产品没有问题,疫区已按照规定实行了封锁,厂内相关订单生产也已转移到其他厂区,对公司生产经营未形成明显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在双汇发展于8月17日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中,久未露面的万洲国际董事局主席、双汇集团董事长、双汇发展董事长万隆也一并出席,足见双汇对此次非洲猪瘟事件的重视。
  而这并非双汇第一次面临食品安全危机。2011年,央视315报道,被有瘦肉精的生猪涉嫌流入双汇集团旗下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当年3月15日双汇发展股价跌停,市值蒸发103亿元;3月15日至4月1日,事件影响销售额15亿元;品牌美誉度受到巨大伤害。
  中国养猪网
  二、市场萎缩
  在8月17日,万洲国际发布公告称,并无获悉该集团其他屠宰厂发现任何非洲猪瘟或其他猪只疫情。由于郑州双汇业务仅占集团整体业务的很小部分,在暂时关闭郑州屠宰厂情况下,仍有本公司其他附属公司供应猪肉及相关产品,故此对集团供应猪肉及相关产品方面并不会造成任何干扰,董事会认为暂时关闭郑州屠宰厂对于本集团的营运及财务状况不会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而近日,双汇发展刚刚披露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双汇发展实现营业收入236.21亿元,同比下降1.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85亿元,同比增长25.28%。资料显示,双汇的屠宰业营收为139.52亿元,同比减少4.22%。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双汇一直在进行产品线的调整,从过去相对较为大众化的产品向收益率较高的高端产品转型,这对于双汇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整体发展策略,因为中低端产品的竞争激烈、毛利率低,属于红海。
  此外,双汇发展表示深度开发区域市场,加密市场网络,通过与新型商超系统合作,推进商超网点建设,进一步扩大销售网络,加大对高端精品超市、连锁便利店、生鲜超市等销售渠道的开发力度,为肉制品提升规模提供新空间。规模庞大、高覆盖的营销网络有利于统筹利用全国资源,化解区域单个市场的风险,实现快产快销、大产大销。
  但是,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扩大销售渠道,可以增加产品销量,使自身的营收增长,但是相对应的是资金将会受到较大的压力。资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9.19亿元,同比下降14.20%。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目前市场上火腿肠主要是以双汇、金锣以及雨润为主,但是雨润由于资金链断裂,以及领导人不稳定的问题,导致其部分市场份额被金锣抢占较多,所以金锣从整个业绩、净利润来看增长较多。
  蓝鲸产经记者查阅双汇发展2017年年报获悉,肉制品行业营收为226.59亿元,其中高温肉制品与低温肉制品营收分别为141.42亿元和85.17亿元。而金锣集团副总裁樊红旺曾表示,2017年金锣营收超过390亿元,其中肉制食品营收近100亿元,保持6%以上的增长。
  朱丹蓬表示,企业发展过程中食品安全是要摆在首位的,所以如何提升食品安全内控体系才是关键。而上述三家企业都曾出现过瘦肉精事件,导致市场份额与信誉都曾出现危机。
  三、少帅们的“硬仗”
  近日双汇发展引发关注的还包括其人事变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万隆两个儿子先后进入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的核心决策层。
  8月8日,双汇发展发布公告称,经公司控股股东河南省漯河市双汇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推荐,公司提名委员会审议,公司董事会提名,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为万隆、焦树阁、万宏伟和马相杰。
  资料显示,1973年出生的万宏伟为万隆次子,曾任双汇集团香港分公司主任,双汇集团进出口公司副经理,双汇集团董事长秘书,万洲国际公关关系部经理,现任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
  随后,8月14日,万洲国际发布公告表示,焦树阁因需要处理其他事务,已辞任董事会副主席,焦树阁辞任副主席后,将继续担任非执行董事职务及本公司薪酬委员会成员。同时,万洲国际董事会宣布,万洪建已获委任为副主席,以填补焦树阁于辞任副主席后席位空缺。万洪建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以及公司副总裁,环境、社会及管治委员会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
  而万洪建正是万隆长子。至此,万隆两个儿子都已进入双汇核心圈。
  而他们即将耄耋之年的老父亲万隆仍然奋斗在一线,并没有因为年龄的问题而退位。这与他的性格不无关系,万隆在刚刚接任漯河肉联厂厂长时,展现了强硬的管理手段,将有背景不工作的人全部清理,除此之外,面对资金本就短缺的肉联厂,万隆毅然决然的购买了生产火腿肠的机械设备。他上任以来,大胆改革,铁腕管理,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国营小厂,逐步发展成为中国500强中的企业集团。
  在万洲国际董事局里,万隆担任董事局主席、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及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万洪建除担任万洲国际副主席之外,还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公司副总裁,公司环境、社会及管治委员会及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此外马相杰、郭丽军担任执行董事,焦树阁担任董事。
  万隆曾向媒体表示,对于接班人的问题,要从机制上解决,一是量化标准,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二是竞争上岗,所有的各级管理者,都是竞争上岗;还要专门的考核机制。
  万隆也曾对外透露,接班人也好,管理团队也好,都要靠这个机制来产生。“等2017年接班团队成熟了就会退出,如果还不成熟,股东还要求我继续担任,我也会服从股东要求,总体来讲,还得维护企业和股东的利益。”
  有分析指出,在过去10天紧锣密鼓的密集布局,万隆长子、次子均在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核心决策层中占据核心位置,均可以看出78岁的万隆的“善弈”和“谋势”。
  朱丹蓬向记者表示,其实万隆两个儿子一直都在协助管理公司,但是,因为万隆的性格以及其他问题,导致他们接不上班。但是,但是,由于年龄问题,万隆不得不为接班的事情考虑,所以现在开始为接班布局,相继让儿子进入双汇核心圈。
  只不过,相较于目前正在发生的非洲猪瘟疫情“危机”,万洪建和万洪伟如何顺利从万隆手中接过“权杖”才是摆在万氏三父子面前真正的硬仗。

本文源自: 环亚娱乐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