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技术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养殖技术 >

卖鸡之前先减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9-11

   [内容速览]浙江省温州市的梅源乡十几年前就是浙江省的禽蛋基地,这里的童子鸡久负盛名。谁都知道鸡大多是按重量计价,鸡越重,卖的钱就越多,可这里有个叫谢炳溪的人,反其道而行之,想着法儿地给鸡减肥,而减过肥的鸡价格可就不是普通鸡所能比的了。


  听着哨音,伴着音乐,每天一大早,谢炳溪叔侄俩都会带着自家养的一万多只鸡进行晨练。这可是他们给鸡制定的一套减肥方案中关键的环节。鸡养的好好的,越胖分量就越足,这在每个养鸡人的眼里都是一件高兴的事,可谢炳溪叔侄却恰恰相反。他们偏偏要通过强化锻炼把鸡的重量减去三分之一,这鸡没有了份量老谢又拿什么去赚钱呢。

  浙江省温州市的梅源乡是当地一个主要的禽蛋基地,童子鸡的年出栏量达到了一百万只。由于童子鸡饲养60天就可以出栏销售,因此这里得农民几乎每家每户都参与了进来。

  中共温州市梅源乡委员会书记 徐真:“童子鸡这个当时我们也是从产蛋鸡发展过来的,所以整个地方养鸡是规模很大很大的,我们这里专门成立了一个培训基地。”


  虽然童子鸡只是普通肉鸡的一种,但由于成本低见效快,梅源乡很快形成了一个新的产业,不少人都学着养起了童子鸡。谢炳溪就住在梅源乡旁边的熬江镇,眼看着别人富了起来,也打起了算盘,邀上刚刚退伍回家的侄子谢做成,一起投资准备跟着养鸡也赚上一笔。叔侄俩跑遍了市场,摸透了行情,结果发现本地的土鸡因为量少,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每斤最少也能卖到10几元。如果找个山头,散养起来一准能赚得个先机。

  谢炳溪:“土鸡呢,本身家庭养殖,没几只,都是散抓的,别人抓一只,抓二只,你想买整批整车的是买不到的。”

  批量养殖土鸡需要一个大的空间,乡里原来的养猪场占据了200多亩山地,周边青山绿水,只要稍加改造就能利用起来。谢炳溪赶忙带上侄子谢做成把整个养猪场承包了下来,围山隔栏,修建鸡舍。引进了5000多只土鸡鸡苗,大干起来。在叔侄俩的精心照料下雏鸡渐渐长大,精神十足,当饲养6个月达到土鸡出栏标准的时候,5000多只土鸡的个头是一个比一个大,这让谢炳溪和谢做成都满心欢喜。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准备出栏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是信心十足,感觉自己养的鸡块头大,头大脚大,感觉我们的鸡拿出去肯定比别人的鸡好卖。”

  雇车装运,拉着首批的500多只土鸡,两人第一次走进了市场。谁想到,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温州人喜欢没有脂肪一餐就能吃掉的小鸡,而老谢的鸡足足比别人的重了一倍。一周下来,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顾客:“鸡要大,油就很多,就是吃了不好吃。太油,太腻。”

  谢炳溪:“人家都说我这个鸡个子大,有的说你这个子大的,是不是吃了激素,没有吃激素这个个子怎么这么大,这么胖。”

  谢炳溪万万没想到个头大反到成了缺点,还被人挑三拣四,戳戳点点。在市场上栽了跟头,老谢的几千只鸡也一下子窝在了手里,这对他无疑是个沉重的包袱。
[page_break]


  谢炳溪:“这样再搞下去的时候,我这个鸡一天以天饲料吃进去,白吃了。鸡吃一天肥一天,胖一天。鸡又大起来,饲料又白吃,群众又不喜欢。”

  正当谢炳溪忧心忡忡感到无所适从的时候,相识多年的朋友陈光启来到了山上,闲聊之中老谢说出了自己的苦处,谁想到陈光启的一句玩笑话改变了这里的一切。

  谢炳溪的朋友 陈光启:“聊这个鸡的减肥的时候,完全是不经意当中聊起的,现在这个电视广告,还有一些城市的健身房,人都在减肥,我看鸡也是动物,也是可以减肥的。”

  给鸡减肥这可是闻所未闻,几个人在书本上查不到任何可借鉴的东西,想来想去,要想让鸡苗条下来还是得脚踏实地靠运动。于是,大家都拿起棍棒倒着班的在树林里撵着鸡跑来跑去。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一般我们都是进行轮番的追赶,让它们飞上飞下,跑里跑外,这样子。一直在那里运动,但是那样是吃力不讨好。”

  人受累不说还惊了鸡,鸡群开始不吃不喝,不久一些体弱的鸡开始病倒。这让老谢不得已只能停止了他的减肥计划。更让谢炳溪想不到的是,饿了几天鸡群恢复了平静之后,居然食欲大增,反而是一个劲的猛长,最大的已经超过了六斤重。这下老谢对自己的减肥计划也失去了信心。就在大家都感到无可奈何的时候,一次偶然的发现又为他们的减肥计划找到了突破口。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那时候一个人也闲着无聊,拿着收音机在那里欣赏音乐。后来就是说在没事的时候,一边看鸡,一边欣赏音乐的时候,调了一下频道,来了一个劲爆音乐,那个鸡就有反应了,我感觉这个鸡挺有意思的。”


  虽然收音机的音量非常小,但附近的鸡都跟随着翩翩起舞,伴着节奏自己运动。这个发现让谢做成无比兴奋。自认为找到了好的方法,第二天一早,谢做成就拉着叔叔拉线布电,在整个鸡场四周都装上了喇叭,准备将计划全面实施。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举动险些让他们血本无归。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我们没有考虑到的一点是什么呢,鸡本身属于一个比较安静自然安静的动物,你忽然之间给他来一个没有适应过程的劲爆音乐,它炸窝了。”

  谢炳溪:“它是乱飞乱跳,撞到硬的地方就撞死掉了。”

  没想到适得其反,还损失惨重。显然这个方法还是行不通,老谢又跑到了县里的畜牧局,邀请了专家寻找解决的途径。
[page_break]


  温州市平阳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施德宁:“我有个想法,原来我们这里有个养蛋鸡的老太婆,她当时养鸡的时候,就是说我们农村里的丧事,他要打炮的,炮打得很响,那么鸡一惊吓的话,一打堆,就死了很多。后来她用什么,用小爆竹,那么一寸一寸很多的小爆竹,每天打一个,打一个。鸡就形成了条件反射,就不会产生应急反应。”

  明白了循序渐进的道理,谢炳溪找来了轻柔音乐,音量也从小到大逐步调节。几天下来,鸡群适应了环境。自顾自的在树林采食,反倒不去理会喇叭里的音乐,有的甚至在喇叭旁酣然入睡。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你音乐放出来,它习惯了以后有的时候它也无所适从了,后来我感觉太散漫了。我是当兵出身的,这样给我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为了惊醒熟睡的鸡,谢做成想到了在部队时紧急集合的哨子,可又怕惊吓了鸡群,只能轻轻地做个实验,结果鸡群马上发生了反应,都停止了一切活动,仔细聆听了起来。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吹了一下,感觉这个鸡,脖子个个都伸起来了,咯咯咯的就盯着我看,我灵感就来了。”

  用长音集合开饭,用短音休息解散。日久天长,谢做成的口哨不仅成了命令,还成为了音乐前集中精神的指令。在音乐口哨的双重配合下,鸡群有了新的生活规律。老谢的减肥计划也得以顺利实施。每当放起激昂的迪斯科,鸡群就会伴着节奏上蹿下跳,在树林中穿梭飞行。练就了一身飞檐走壁的绝活。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它感觉到居高临下有种安全感,不管刮风下雨,包括我们这个浙南地带,喜欢刮台风的,我这些鸡,刮台风它不喜欢下树,还是喜欢呆在树上这样子。有可能就是说返回到了它们祖先的那一代,鸟一样喜欢呆在树上的感觉。”

  每天保持高强度的锻炼,很快使这批鸡的体重都减到了三斤左右。这让老谢喜出望外,而周边的村民看着他们叔侄的奇怪举动,都感到无法理解。


  梅源乡解元村村民 董大陆:“我们这里没这么养过鸡,我如果养这个肉鸡上市的话,我不减肥。就养肥肥的,那多重,那钱就卖的多了。”

  在别人眼里老谢那就是干赔不赚,可谢炳溪自己的心里却早就有了另外的一本帐。每天清晨市场中都会出现叔侄俩现场刨鸡的场景。这让不少人都感到非常好奇,驻足观看。

  顾客:“这种鸡他就说是放养的,这个鸡油很少,肉比一般的鸡鲜多了。听说这个鸡还听音乐长大的,可能和其他鸡不一样。”

  有了特点也就有了卖点,普通肉鸡每斤不过5、6元,而减了肥的瘦身鸡价格一下子卖高出了一大截。

  温州市平阳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施德宁:“像这些公鸡的话,在八月十五的时候,一市斤是卖到35元钱。群众还是乐意的。”
[page_break]


  市场上出了名的瘦身鸡,很快就引来了不少经销商。这也为老谢打开了新的销售渠道。看似赔本的买卖就这样让谢炳溪足足赚上了一笔。不过这瘦了身的鸡也给叔侄俩带来了一个新的麻烦。它们苗条的身材让产下的蛋也都随之减了个,一斤足足要称上十四五个。比别人都小了一号的鸡蛋,一上市立即就遭到了非议。

  谢炳溪:“拿去卖的时候,别人说你这个鸡蛋怎么这么大,好像鸽子蛋一样的,鸡的蛋怎么这么小。”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人家一看这么小的鸡蛋有点不解,他感觉这个鸡蛋是不是有点问题。”

  谁都说这种小鸡蛋肯定是鸡上蹿下跳,剧烈运动产出来的是畸形蛋。老谢是有口难辩,鸡蛋又不能长久保鲜,于是,谢炳溪又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谢炳溪的侄子 谢做成:“这鸡蛋无形当中不见了,后来我一问我叔,送人了,我心里老纳闷了,这鸡蛋干什么送人,这么多鸡蛋是不是。按照这个市场价格,一斤鸡蛋就是一斤鸡蛋的价钱,也是我们的收获,怎么就送人了,我心里当是很不解,也很不舒服。”


  这回连自己的侄子都不能理解,可老谢还是坚持每天把最新鲜的鸡蛋送人。接连一个多月,鲜美的鸡蛋终于赢得了市场的认可,很多人都慕名而来。鸡蛋的小个反倒成为了标志。15元一斤在温州市场一路畅销。

  这看似赔钱的买卖不仅一次又一次让谢炳溪叔侄赢来了财富,也给他们的鸡赋予了一个新的概念,找到了一个新的卖点。

 


 

本文源自: 环亚娱乐开户_环亚娱乐场注册_环亚官网_腾讯娱乐